炸金花棋牌游戏

《韩娱之天生爱豆》逸月生^第26章^ 最新更新:2019-06-14 10:58:47 晋江文学城

时间:2019-12-28 08:58       来源: 未知

  她有些茫然无措,呆呆地坐在床边眼神▪•★不知道在看什么地方。那些愧疚,以及隐藏在愧疚中的一丝丝庆幸让她痛苦不安。她该庆幸的,至少参与拍摄了Henry的MV之后出道的机率要大很多,只是因为那个人是我,所以这些可以★△◁◁▽▼出道的暗喜才会让她如此痛苦。

  她摇头,努力把精力集中到接下来的练习上,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更加真诚待我。叹了口气,收拾□◁好东西就去了公司。

  这次参与录制RM的除了我,还有五位女爱豆以及,权志龙。以情侣形式展开这一整期的节目录制。“怎么样,会觉得很累吗?”中午休息李光洙坐在我身边,喝着冰沙和我聊天。

  今天我和他是搭档。第一次上RM多少还是会有些紧张,既要表现出艺能和MC配合良好,接住他们抛出的梗,同时又要避免太抢风头让观众反感,特别是现场还有这么多的前辈,一上午下来确实累得够呛。

  特别是权志龙还在,我一边安慰自己没关系,不要去在意他对我的看法,但同时我又会不自觉的想到那天晚上他看我的眼神,那种近似冷漠的厌恶。今天只要一接受到他的眼神,即使里面全是客套,我还是觉得他在心里说:这个人真是虚伪。

  思维越飘越远,我赶紧收回,适当的显示出紧张回答李光洙:“累到不累只是有点紧张,怕哥你带我会觉得很累。”李光洙动作夸张的摆摆手:“没有没有!”又怕打扰到别人而压低声音:“你做得很好,真的!”

  今天上午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和光洙前辈相处,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他与节目人设不同的细心,我也迅速调整自己的表现状态争取和他配合出一个最好的状态。

  这个游乐场最大的特点就是设置在入园口处的鬼屋,平常游客们可以选择从从侧门进去游乐场,也可以选择从鬼屋进去。

  我和李光洙、权志龙和智孝被安排在最后一组。智孝胆子大,和权志龙二话没说直接就进去了,而我和李光洙一个真有点怕,一个还要夸张的怕……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光洙和我并排站在鬼屋门口,他侧弯下身:“Skylin你抓紧哥的手,免得你待会儿害怕。”

  我双手环胸,站出一种六亲不认的气势。相比起娇滴滴的小女生这几年观众明显更喜欢女汉子的人设,不在乎形象、自带搞笑光环,与舞台上光•☆■▲鲜亮丽的形象形成明显反差,我知道,这样的我会有更多人喜欢,所以今天我都在这样做。

  一进入鬼屋,室外六月亮得有些发白的阳光一丝都没有进来。屋内气温很低,冷气和干冰一瞬间让我的手臂冒起了一个个小疙瘩。

  李光洙拉着我的手,像盲人一样侧着身,伸出右手一点一点向前挪动,嘴里还不停地碎碎念:“不怕不怕,Skylin不怕啊,没什么好怕的……”

  我伸手拍在他拉着我的手臂上,李光洙一脸惊吓地尖叫转过身:“你打我干什么呀?” “哥你别念了,我不怕!”他继续保持最开始姿势摸索前行:“你不怕那你别抓我这么紧△▪▲□△啊。”我又靠向他,说:“我不怕!”

  这个鬼屋有些大,各个房间相互连接、四通八达,一不小心迷了路不费点时间根本走不出去。“哥你说为什么我们还没碰到鬼呢?”

  刚一说完,李光洙就伸手想打开右边的的一扇门,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推了一下没有推开。我们俩一起站在门前摸索,冰冰凉的触感让人沉不下心。

  慢慢的,门上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些画面。原来那并不是一扇门,而是一面特效镜◆●△▼●子,一个女“鬼”的模样渐渐清晰。

  我和李光洙同时尖▲=○▼叫,他转身跑远了,我也想走,却发现脚踝一凉,一只泛青的手紧紧抓着我的脚踝,吓得我直接坐到★-●=•▽了地上,另一只脚条件反射地踢着。

  等缓过来觉得刚才的行为有些不妥,又边走边向鬼屋的工作人员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怕,一点也不怕。”

  李光洙已经完全找不到了,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还留在屋内,现在只一心想着快点出去,完全顾不上游戏任务。可小地图不在我身上,我也只能凭感觉走了。

  工作人员发的手电有微弱的光,只是能看清半米内东西的程度。我挺着腰杆,一步步往前走,有些义无反顾的味道。

  我突然觉得,这才2013年,我也只是一个18岁的小女孩而已,为什么非要活成这样,好累好痛苦。好希望好希望,我也可以有个家。

  不知•□▼◁▼道绕到了哪里,一个人造的脑袋从屋顶突然掉下来,狰狞着表情在我面前慢悠悠的旋转。

  我吓得坐到了地上,小巧▲★-●的手电也从手中滑落,刚好照◇•■★▼亮一只刚伸到我脚边的手。

  吓到了极致我反而出不了声,憋着一口气死死地盯着那只慢慢收回去的手,这才稍微缓了过来。我撑着地起身,才刚刚站起来又有只手拍在我肩上。

  “别怕是我,你怎么一个人啊,光洙哥呢?”我回头看见同样是◇=△▲一个人的权志龙,他手中的手电筒发出同样微弱的光,照亮我惨白一张的小脸,波光潋滟,眼里是不同于平常任何时候的委屈和无助。

  我把和李光洙分开的过程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他把手里拿着的线索纸条折好放在兜里,说:“走吧,我带你出去。”

  绿莹莹的灯光闪烁,像是不经意放慢的呼吸。权志龙走在我稍稍前面一点点,伟大得像是西西弗斯。

  接下来的拍摄都很顺利,结束撕名牌后已经◆◁•接近一点,车灿宇却没有送我回公寓反而是开去了公司,他说让我好好和代表解释一下昨天那条ins的事情,我却像青春期突如其来开始叛逆的少年,第一次一点也不想低头。

  李秀满也不说话,只是一直笑着看公司艺人和练习生的情况,为接下来女团的人选做准备。

  大概过了20分钟,我腿开始有些微痛感之后他才开口:“听说你和她关系很好。”李秀满从众多的练习生资料中抽出Irene的报告推到我面前,手指轻轻点在上面。

  我明白他要说什么,所以在等他切入正题。“你昨天公开了她的信息,”李秀满双手环胸,慢慢靠在座椅靠背上,“你犯规了。”

  公司没有公开的练习生不可以私自出现的大众视野面前,这是规则,昨天我发的那条ins虽然没有完全曝光Irene的身份,但到底还是违规了,我知道。“是,昨天是我考虑不周。”

  李秀满接着说:“你知道在公司谁才有资格违规吧,你没有却做了,是该接受惩罚的。”这才是韩娱领军人应该有的气势,我敬重他,也知道我该接受,于是只是干脆地回答一个“是”。

  “那就这样吧,拿这个孩子的未来来罚吧。如果你在两年内可以成为顶尖的爱豆,她也可以一帆风顺,如果不能,公司也不会在意回收一个女艺人。”

  Irene的考核成绩表安安静静的躺在桌上,照片上的那双眼睛里满是希望、热情和期盼。“你不可以用她的未来来威胁我!”李秀满没有说话,他在等我妥协,他知道我会妥协,就像我也知道他有资格。

  这个时间公司依旧灯火通明,总有些人在为着一个遥遥无期的名额而拼尽全力、头破血流,他们还相信着这个世界,也相信•●着希望与回报。灯光下,Irene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老师教的舞蹈,按照惯例,公司明年就会推出一个新女团,我一定要让她心想事成。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炸金花棋牌游戏